ccwk3210 发表于 2021-2-9 03:03:58

北京漫谈录

北京漫谈录
接近午后,漫步在德胜门新街口附近,寻找些东西。阳光淡淡的覆在砂岩石地面上,反射星星点点的银光。路边的梧桐带着零星的叶片,簌簌落下一夏的翠绿,街道旁的书报亭挂着国安队旗,三五个人围着嚷嚷,老板却不停叫卖着巴萨皇马的西甲特刊。我不懂足球,便也没去探个究竟。
好久没见这般的天空,连也舒畅。本想去喝一杯咖啡打发这慵懒午后的想法顿时消失。只想慢慢的在着晴空下漫步一番。想罢,打起精神,径直走向什刹海,开始边走边想。
不知为什么,我对北京的印象深刻之地唯有什刹海和五道口。五道口好解释,那里是清华南门有清华科技园区,以往暑假来京总要夜晚在那散步,五道口的夜景不同于西单王府井,因此地多为各大科技企业的写字楼,白天热闹非凡,到了晚上便安静下来。晚上望着,除了低层几家餐馆及超市,几幢楼厦轮廓上幽幽的装饰灯,伴着地面上整齐的草坪与那节能太阳能路灯,在来点小风,自然让人心醉。
你若问我什刹海为什么印象如此深刻,这真是让我无言以答。或许那是我童年曾经最欢乐的记忆,或许那有我最难忘的。总之久久不能忘怀,我印象中的什刹海多是冬季,就是那个迎春花漫是漆黑长条的时节。大雪积在路上足有五公分之厚,白雪皑皑得附在各种植物的枝叶上,尤其是那俊丽高挺后海旁的油松,俨然如一位披着蓑衣的渔翁,孤独的等待着鱼儿的上钩。路边的老北京酸奶铺也因快到年末而早早打了烊,除了偶尔有一两位人力车师傅匆匆得轧着雪而过,只有那位 太极老人 与我作伴了。
每当见到 太极老人 这尊铜像,总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,大抵上一次这样仔细看他是七年前的事了。那是一年盛夏,外公腿腰还尚好。蹬着三轮车,从积水潭的舅父家出发,载着我们哥俩去吃地安门外大街附近的烤肉季。那是五年级我和表弟一路上有说有笑,有时还与外公抢着要轮流蹬车,我们渴了便在外公那索要四元钱,买瓶北冰洋橘子汽水
再也回不到那年的时光里,外公三年前不慎跌坏的股骨头,至今腿脚不利索,每每出门必要拄拐,更别提骑车。外婆基本无法出门,所以只能由外公每天挪步出去采购日用品。当初表弟的清华梦碎,去了北航。我的北理工也随青春渐渐流逝了。北京,据舅父所言。环境恶化后早已多年不见鹅毛纷飞的大雪。
我来了北京,却不是我想要的北京。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北京。时常十五半夜睡不着,望着那被霾掩去一半面容的圆月,然后睡下。梦见曾经,在一片茫茫白雪覆盖的荒草之上,一个头戴毛帽,身着棉衣,手执木长枪的男孩在仰望着一轮皎洁的明月。
2014.10.27
随机推荐: 天猫领券网 淘宝领券网 淘宝折扣网 和茶网优惠券 淘宝购物券
相关的主题文章: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北京漫谈录